叫天子

2018-10-22 14:49 来源:昭通新闻网

◆杨葆崇

大片大片的庄稼割倒了,烈日驱赶着墨绿,土地冒着赤烟,豆荚炸裂了,弹出白白胖胖的豆子。

没有人敢在正午的阳光下逗留,烧焦的田野敞开胸膛给太阳。野草籽荚儿裂开了,一碰草籽儿“嗖”的一声弹到地上。云雀们仿佛听到召唤,从天空的某一角落,从你不知道的某个地方,飞过来了。

这是一种欢快喜悦的声音,夏天里最愉快的天空的啸叫。

叫天子从森林里来了,把浓绿的春色远远抛在后边。从小河旁的荆棘丛中飞过来了,在烈日中舞蹈。

紧张夏收中短暂、静谧的时刻。

牛吃草去了,农夫光着膀子在树荫下吃晌午饭,只有阳光与云雀占领着一望无垠赤裸的土地。

有一个孩子在阳光下仰起头,聆听着夏日美妙之声。

叫天子就从他身旁掠过,有的就要擦着他的头了,有的干脆就要钻进他的口袋里,他叫喊着,它们也叫喊着;他停下来了,叫天子们却没停下,它们将黑色的啸叫留给他,却把他亮丽的眼光引到蓝天里。

太多的寂寞,让孩子在黑色的焦土上滞留太久,他低下头,小心地把地里残留的白晃晃的豆粒,捡到他的篮子里。脊梁上的太阳快点着了薄薄的背心,也许心里的太阳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灼热,他的目光已经把豆茬地钻了一个又一个窟窿。叫天子们太熟悉这样的农村孩子的脊背——把每一粒掉进田缝里的豆子都抠进提篮里,家里正等着下锅呢。

大片大片的豆茬地里,刻下一幅过于寂静的图画。

一个孩子黑色的身影,包围着一些黑色的点点如芝麻的叫天子,他们谁也不说话,在烧焦之地上,掠过,掠过……

叫天子又叫云雀,身子很小,只有一个豆角那么大,小小的身子亮亮的眼睛,全身褐黑,停在豆茬地里一点也看不清,飞上天却特显眼。叫天子从不单独行动,一大群一大群地落在人后边。哪里的豆麦收完了,露出黑黑的豆茬来,它就落下来,悄无声息地贴到那上边。这时,只听见一片“嘁嘁嚓嚓”的声音,不说话也不嚷嚷,在干什么呢?在啄吃草籽儿,圆圆的小得只有半粒仁丹粒儿的小草籽儿。得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把心思收得紧紧的,才瞧得清那小小的小圆粒儿。

沉默的画面毕竟富有生气和朝气,尽管烈日炎炎,对于孩子和叫天子仍然不失为一种诱惑。孩子低着头,叫天子也降低了高度,孩子扬起头,它们赶紧从他的头顶飞过。

蝉声很烈,烈日炙烤,叫天子在孩子天空掠出一片凉爽,歇晌的人们羡慕地瞧着这一幕。

孩子举起手,想把叫天子托在手中。然而,那一群小鸟,却冲他头部而来,甚至觉得就在撞孩子的头了。叫天子就在脚前眼前,似乎一伸手就抓到了。但能抓到什么呢?孩子高举着双手,它们在孩子一伸手时早相约冲上蓝天,黑压压、密密麻麻地,叽叽喳喳大叫着。孩子的心时而上天时而落地,他化为一只叫天子,再也不愿落地了。

孩子的成绩很好,但是,家里却拿不出钱来给他买纸与笔。不然,他是一个好画家呢,他要画出叫天子像鹞式战斗机直冲上天的样子,还要画出蓝天与天空中冒烟的太阳。但是,他很快又低头盯着地缝了,一粒粒白胖胖的豆子,才是他的所爱,不然今天得饿肚子了。

人声重新鼎沸,一片又一片庄稼地又被割倒在地,明天又有黑色的豆茬露出来,那么,一群叫天子又会从另一块赤土地上飞过来,托起农村赤脚孩子的心思,飞上蓝天……

作者简介:

杨葆崇,笔名杨保中,男,白族,剑川县人,中学高级教师,云南儿童文学作家。著有《闯进高原动物圈》《狼部落》《野狗雪斑》《猴王三部曲》《野猪囚徒》《何处家园》等多部动物题材长篇小说。长篇动物小说《野鸡坪的狐狸》于2017年3月起在大理日报连载。在《儿童文学》《少年文艺》《读友》等少年品牌刊物发表许多脍炙人口的文章,不少短篇小说入选各种少年读物,多篇佳作入选“中国年度最佳儿童文学”和“年度儿童文学”及多种选本,以及中小学教材及教辅读物。获儿童文学杂志与搜狐网举办的“全国最受读者喜爱的十大作家”荣誉。2011年,作品《闯进高原动物圈》获昆明市第五届“茶花奖”荣誉奖,2015年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。


昭通新闻报料:0870-2128964   昭通新闻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:彭念敏 责任编辑:李梦菲
标签 >> 少年